AD
首頁 > 理財攻略 > 正文

樂視前員工自述:我所了解的賈躍亭與樂視

[2017-11-02 14:31:08] 來源: 編輯: 點擊量:6351
評論 點擊收藏
導讀:   去年11月6日,距離花費巨資召開的舊金山BigBang發布會(LeEco正式全面落地美國發布會)僅僅17天之后,沒有任何征兆信號與內部知會,老賈發出了題為《樂視的海水與火焰:是被巨浪

 

f658fee437a95c85d4490bd4fb809547_1509584625.jpeg

  去年11月6日,距離花費巨資召開的舊金山BigBang發布會(LeEco正式全面落地美國發布會)僅僅17天之后,沒有任何征兆信號與內部知會,老賈發出了題為《樂視的海水與火焰:是被巨浪吞沒還是把海洋煮沸?》的全員郵件,親手引爆了樂視危機。從這件事發生到本周日,正好是一周年。

  在上周末樂視網的最新公告中可以看出,樂視致新的靈魂人物梁軍,樂視人力資源SVP蔣曉琳,樂視網CTO 楊永強(樂視互娛負責人),樂視視頻總裁高飛紛紛離職。在這些人離開后,在我剛加入樂視時所結識的樂視高管中,似乎只有張昭總和劉弘總仍沒有離職。

  實事求是講,老賈的那個“樂視生態”失敗了,而且敗得挺難看。

  但是,樂視究竟是如何走到了今天這一步?被媒體黑的幾近“體無完膚”的老賈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?

  跟樂視結緣5年,并以公關負責人身份完整經歷了樂視的2016波峰到2017波谷——從局外人到局內人,再到局外人——我覺得我的視角可能會更客觀一些。

  壹·老賈這個人

  耗費巨資宣布LeEco落地美國的舊金山BigBang發布會,距離樂視危機爆發僅僅17天,一些媒體把這場發布會看成樂視“回光返照”。

  其實,BigBang大會原本定在8月1日召開,而原計劃是在LeEco落地美國之后,樂視會召開基于樂視生態布局完成、樂視疾速擴張結束,即全員郵件中說的“生態戰略第一階段結束”背景之下的戰略回顧會議。但由于美國那邊業務推進出了些問題,BigBang大會不得不推遲到9月27日,后來又推遲到10月18日。

  2016年8月12日,樂視在天津寶坻的一家酒店里召開了上半年戰略回顧會議,總監以上級別幾乎全部參加。這是樂視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管理干部會議,也是樂視生態布局完成之后的一次重定位大會、誓師大會。

  這個有500人規模的大會,幾乎被所有媒體都忽略了。但是,這個樂視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管理層會議,實際上集中暴露出了已經擴張成為擁有1萬5000以上員工,業務遍及北半球的12歲的樂視的全部問題。

  在這次封閉4天的戰略回顧會議上,我所知道名字的高管,似乎只有丁磊由于在盯FF91的下線而缺席,其他包括18個國家、不同膚色的高管悉數到場。阿木負責會議主持,老賈與阿木坐在實際上是場外的主席臺,樂視豪華的高管團隊在大屏幕與主席臺之間的兩排平行線排列開,外圍是其他員工。

  

34809ac8b6d47ad371ead34412de21aa_1509584625.png

 

  不得不承認,老賈開會的思路可稱得上是民主集中制。在這次大會上,每一個生態和重要業務支撐部門的負責人都會上臺發言,介紹部門業績以及未來規劃。在發言結束,任何人都可以向該高管提問。在會議剛開始,提問的主力往往是其他生態的高管,但老賈及時糾正了這種趨勢,并把提問的機會更多讓給中層員工。

  正因為氣氛民主,樂視生態的各種問題都充分暴露了出來。樂視生態所暴露的問題之多、之嚴重,出乎了我的預料。

  我舉一個例子。

  臺上的高管用PPT介紹的,當然都是半年來的漂亮數字。實際上,除了樂視體育之外,在2016年上半年的擴張期,除了利潤率之外的樂視各項業務指標確實都在增長,這些高管拿出的數字也的確是真實可信的。

  各條業務線上已經若隱若現的危機,卻是被隱藏的。然而,有的問題可以文過飾非含糊而過,但有的戰略業務層面的摩擦卻已經無法回避。

  暴露的最充分的,是張志偉負責的營銷體系和馮幸負責的樂視移動之間的深刻矛盾,并且在當場爆發了。

  張志偉從京東加入樂視,開始并不是負責最初歸屬在樂視致新事業部的樂視商城,而是負責建設遍布全國的LePar體系。后來樂視致新副總裁彭鋼犯了大錯而被削權冷藏,張志偉權力晉升。這個事情發生在老賈歸國前后,對整個樂視體系觸動很大。后面我還要細講。

  張志偉與馮幸沖突的焦點在于:樂視的高端手機到底該不該在LePar賣?

  顯然,馮幸是反對在服務水平還處于低端狀態的LePar銷售樂視高端手機的,他認為這會擾亂樂視手機的品牌體系。馮幸正在打造另一套線下渠道體系,并且已經有所落地,他也在現場做了介紹。但這種局面如果發展下去,一家公司的兩套線下渠道體系互相耗損的情況不可避免,而且,樂視商城與LePar渠道串貨導致的價格體系混亂問題,已經可見于報端。

  但老賈顯然是打算傾力投入LePar的,這是他投入巨資并寄予厚望的銷售渠道,一件樂視有而競爭對手還沒有的武器。實際上,在老賈的規劃里面,LePar以后要賣樂視的所有產品,甚至電動汽車。

  于是,關于樂視移動與樂視銷售體系之間的糾葛,成為一整天會議的全部內容。老賈在現場,細心聽取各個部門高管與各部門中層的提問與建議,現場討論了業界各家手機廠商的渠道模式。但爭論了一整天也沒有爭出個結果。老賈最后說,這個問題的討論先停止,回北京后會召開專門的總裁會進行再次討論。

  這讓我很驚訝。

  這么重大的戰略問題,為何在這次大規模的戰略回顧會議上才遲遲浮出水面?高管之間的重大分歧,竟然以這種方式爆發?

  由此,便可以引出外界最好奇的兩個問題:老賈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?為何樂視內部管理如此混亂?

  長板:魅力與天分

  在樂視危機爆發之后,老賈已經可以聽進去一些別人的公關建議,而且此時樂視的公關體系本身也發生了巨大變化。這種變化的直接結果,就是老賈被說服,選擇在2016年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,在危機爆發后公開亮相,360度回應媒體。那一天,演講+專訪,老賈說了很多很多。

78f84c6e6bade1afaab11e121b53b5ca_1509584626.png

 

  有一個圈兒里人說:“我對老賈的印象一開始是這個人有理想勇于創新,到逐漸發現其實老賈核心的技能是傳播,和在上市和非上市體系之間做賬。”

  這一點我不能同意。

  實際上,所有和老賈對過話的人,都會留下良好的印象。老賈謙虛,誠肯,有理想,有感染力,有著這個浮躁時代所稀缺的某種企業家魅力。

  除此之外,還必須要指出的是,老賈的行業戰略眼光和極客愛好水平,也是出類拔萃的。

  很多人知道一個故事,就是梁軍被老賈從聯想“忽悠”來樂視,本來是做盒子。但過來之后老賈才跟他說,樂視要做互聯網電視,要顛覆黑電產業。而在老賈的指引下,梁軍果然功成名就。

  其實,樂視內部很多人都知道,被老賈挖來的魅族技術核心人物馬麟,其實也從老賈那里獲得了非常多的啟發。在2014年赴美之前,老賈長期躲在辦公室里面一個人研究手機,之后與馬麟分享心得。而老賈對產品的那些奇思妙想,也同樣體現在了FF91之上。

  在BigBang發布會之上,老賈說:“我不懂汽車,所以我造出的車一定是最具創新性的。” FF91的創新性,已經得到了包括在汽車圈老人兒李想在內的人的確認。

  在戰略上,老賈也是頗具眼光。

  首先,必須承認,老賈發明的“生態化反”一詞就極具創新性與吸引力,并且被廣為引用。有很多互聯網圈里人認為,如果老賈不造車,能夠把資本與精力集中于打造“平臺+內容+終端(硬件、軟件)+應用”閉環生態,是有可能成功的。

  實際上,老賈誰的大腿也不想抱,他想打造一個屬于自己的生態,這個生態在樂視體育內容充沛、樂視影業成長迅速、樂視手機快速占領市場、樂視超級電視遙遙領先的2016年初,在投資者面前是很有說服力的。

  老賈的戰略布局的確很牛,否則暴風也不至于在樂視后面亦步亦趨跟隨模仿了三年半。

  而樂視體育停擺之后,至今尚未出現可與其巔峰時期等量齊觀的體育內容平臺;為了銷售樂視終端產品而在2014年就開始落地的LePar,即在“互聯網下半場”布局線下渠道,要比競爭對手早做了兩年。雷軍在2016年末才開始反思自己做晚了,后來拋出了“從米粉到伙伴”的口號,而樂視早在兩年前就這么干了。

  當然,除了上面這些,老賈還有令人眼花繚亂的財技,不過這是另一個話題了。

  所以,不難理解,為何2015年老賈回國并啟動生態戰略之后,會有那么多名聲響亮的高管加入樂視。而這些高管,在2016年8月12日的戰略回顧會上,第一次進行了全體(丁磊除外)亮相并熱烈碰撞。

  缺陷:怯懦與盲區

  然而,對于一個企業家來說,老賈的缺陷,卻又是那么的嚴重。老賈這種缺陷,如果不在樂視內部工作,是很難發現的,非常容易被上述閃光點所掩蓋。

  在樂視危機爆發之后不久,樂視危機公關組成立,OA里面的名稱是“高級媒體關系組”。這個小組的部門組成比較復雜,以后再細說。小組成立之后,樂視公關決策的中心,就轉移到了危機公關組來,樂視終于開始用專業的公關方法論展開自救。

  在危機公關組成立不久之后的一次討論中,我們有了一個共識:老賈其實有社交恐懼癥。

  在碰撞激烈、戲精遍地、娛樂營銷至上的互聯網圈,很難想象老賈這種級別的老板有社交恐懼癥,何況老賈在與人交流時候的態度又是那么的謙遜而自然。

  然而這確是事實。其實,這一點從老賈對企業家圈子的這個“會”,那個“島”,以及“聚樂部”之類的社交平臺毫不感興趣,就可以看出端倪。所以,老賈參加2016年中國企業領袖年會,我們是做了很長時間工作的。

  知道了老賈的這個秘密,就不難理解《中國企業家》的記者為何對老賈刮目相看。實際上,老賈是媒體最喜歡的那種采訪對象:有被壓抑的強烈表達欲,卻又心防不夠,總是把關于樂視的種種構想傾囊而贈。老賈的這種缺陷會給公關工作帶來麻煩,最典型的一次就是他在2014年末《財經》的越洋電話采訪中,回答了所有敏感問題,差一點把樂視推向險境。

  這和孫宏斌后來表現出來的領導人素質比起來,是有巨大差距的。

  其實,老賈的這種缺陷,影響了他的視野。實事求是的講,老賈的能力結構里,有著嚴重短板,這種短板最終導致了他苦心經營的樂視生態功虧一簣。

  這種視野和知識結構缺陷,集中的體現,就是樂視的管理混亂。而對于一位企業家來說,這種缺陷可能是致命的。

  實際上,老賈曾多次公開說自己不善于管理,在全員郵件中他也把樂視危機主要原因歸結于管理失誤,這種坦誠的確符合他的風格。

  但老賈在樂視的管理究竟有哪些失誤?我想說說我的看法。

  在年中戰略回顧會議之上,張志偉與馮幸的矛盾爆發,并且牽扯出了樂視營銷體系的種種問題。這種與“樂視生態戰略第二階段”完全不匹配的、事關樂視商業根基的矛盾,久久未能內部消化,而是在這種場合暴露出來,本身就說明樂視的決策體系出現了嚴重的問題。

  老賈是一位非常勤奮的創業者,這種勤奮在2016年樂視全球化戰略鋪開之后達到了極致,老賈經常會一整天連軸轉的開全球會議。但也正是在2016年,在老賈的精力已經不足以Cover每一條業務線的時候,樂視在管理上的積弊全面爆發了。

  先從樂視體育看。

  在戰略回顧會議上,發言最猛烈尖銳的又是一位投資人(不是曾強),他做過這么一段點評:“我和雷子認識很久,我們在一起開了很多會了??墒?,經過一輪一輪的溝通我發現,樂視體育這個團隊就沒有懂做生意的人!”

  其實,雖然樂視移動成為了去年11月份樂視危機的第一個風暴眼,但樂視體育的頹勢卻很早就暴露了出來。

  

e1eb6632ea2afa6d0ceabdd3a53d6097_1509584626.png

 

  去年6月份加入樂視之后,我所參加的第一個跨部門公關協同會議,是去樂視體育開會。這次會議雷振劍并沒有參加,樂視控股公關負責人老C也沒有參加。

  令我沒想到的是,這次跨部門協作會,成為了對樂視控股公關部的批判大會,背景則是在數天前的總裁會議上,老賈得知樂視體育半年的運營情況后對雷陣劍大發雷霆。

  在樂視體育的人看來,樂視體育的很多業績沒有達成,主要原因在于樂視控股公關部的資源支持不夠。

  這顯然是很可笑的,是一種過于無理的“甩鍋會議”。

  不久,聽聞原李寧集團的CEO張志勇加盟樂視體育擔任總裁。我采訪過張志勇,那是一個真正在體育行業摸爬滾打10余年實戰經驗豐富的企業家。一位參加樂視體育高層會議的同事,也跟我描述過聽張志勇發言后的感覺:真正懂行的人來了。

  然而,不到兩個月,便傳來了張志勇離職的消息。

  實際上,自從樂視體育宣布融資80億之后,就沒有過好消息。樂視體育一些讓人大跌眼鏡的項目失誤,也讓中國的體育迷大為憤慨。曾在樂視短暫工作過的我的好基友王以超,也跟我講過他所知道的樂視體育的一些事。

  我的疑問是:連部門協同都困難重重,又何談“生態化反”?老賈又為何允許這樣的現象長期存在下去?

  有人說,樂視體育是老賈的提款機。我不知道內情,不便發表評論,但樂視體育顯然是老賈管理失敗的一個典型案例。樂視危機爆發之后,融資80億的樂視體育也是第一個被集團放棄拯救的生態,準確說法就是“自生自滅”。

  再從樂視的豪華高管團隊看。

  我剛加入樂視的時候,有前同事提醒我,說“樂視是一個草臺班子”。

  我認為這種說法不準確。樂視的很多管理問題我知道,媒體知道,幾位我認識的樂視內部管理人員也知道。但樂視的高管團隊,在2015年下半年就可以用“豪華”來形容了。而且,老賈習慣于把每一個頭頂光環的高管入職,都在公關上大肆傳播,我雖然不是高管,但也享受到了這個待遇。

  然而,事實證明,老賈沒有能力駕馭這個豪華高管團隊。更準確的說,老賈不曉得該如何在一個大體量公司中進行授權與人才培養。

  在戰略回顧會議上,一位跟隨徐昕泉總從京東加盟樂視的中層,站起來發言,認為老賈很義氣,值得跟。理由是他看到N多早起跟隨老賈創業的“老人兒”都健在于樂視,并且有價值歸屬感。

  當時在會場的我,對這種說法打了一個問號,實際上后來的事態走向也印證了我的這種懷疑。

  在用人上,老賈缺少殺伐決斷的魄力,不能收放權力自如。

  樂視有很多外界耳聞能詳的“老人”,從各個生態事業部,到公關這樣的支撐部門都是如此。老賈對這些人熟悉,這些人往往被認為“忠誠”。但是,他們的一部分人,個人的成長速度與能力,已經嚴重落后于樂視的前進步伐。但這些人被委以重任,即使在豪華高管們陸緒進駐之后,老賈仍然習慣于越級指揮這些人,即使不越級指揮,這些人也會越級匯報,實際上成為了某種意義上的“監軍”。

  這顯然是那些職場名聲響亮的高管們所難以接受的。

  各個生態事業部,由于牽扯人物眾多,我不便點明這種情況。但有一個在我之后入職,曾在樂視短暫停留過的高管,我覺得可以說一說,他就是頂著一大堆閃亮頭銜加入樂視的控股CFO吳暉。曾經是優酷CFO的吳暉,在戰略回顧會議上的發言,表明他對互聯網業務的理解是比較深刻的,他對互聯網產品的很多觀點有產品運營的味道。

  吳暉總在樂視來去匆匆,有人說,他只是一個大出納。

  在戰略回顧會議上,最后一個演講的,是樂視北美(代)CEO任宏亮。

  在現實中,顯然LeEco落地美國存在著種種資源制約, 任宏亮在做Keynote的時候也多次提出這一點,并且提到了他的前任。

  老賈當時打斷了他的發言,堅定地說:“樂視生態北美落地是現在最高優先級別的事情,公司的所有資源都要優先照顧北美生態。你的前任沒有大局觀,不是帥才,只是個將才。”

  林校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被我注意到。這篇文章不是寫樂視的,卻在文中插入一句話提到了老賈:

  “老賈明明是呂布的命,非想干曹操的事兒。”

  我覺得這句話是到位的。集很多天分與優點于一身的老賈,缺少一個統帥殺伐決斷或杯酒釋兵權的魄力,對權力難以收放自如。這造成了他管理上嚴重依賴能力有限的“舊臣”,不能實事求是地進行領導班子的權力分配。而根據事業發展的客觀需要,“疑人要用,用人也要疑”才是一個統帥應有的氣魄與方法論。

  作為對比,我們可以看一下馬云。當年西湖邊創建阿里巴巴的“十八羅漢”,現在還剩下多少?馬云是怎么解決以衛哲為代表的勞苦功高、位高權重的“老臣”問題的?馬云在2013年的事業低谷,為何去延安?

  我們再看看劉強東。劉強東總每個月都會在京東總部宴請員工,增進員工感情,直接了解公司的業務細節。很多人都看過一段視頻,一位女性老員工在飯桌上向強東總邀功后的強東總即席回應。

  他的原話是:

  我倒希望你去多請下假,說實在的,你們休假也可以給兄弟們一點機會。有時候不要認為自己一天不在了,整個部門就散了。不會的。我在美國8個月,公司都沒散過。你也當如此。不管是法律還是我們京東內部的規則,你都是可以休息的。我們有老員工都休了3年了。你很清楚的是吧?都是為公司作出巨大貢獻的,也犧牲了自己的身體健康。你們也就該心安理得,該休息休息,該請假請假。來,你們也舉杯喝啊!

  這才是一個數萬人團隊領導人應有的管理藝術。

  在學習阿里發明的HRBP人力資源體系的公司中,我覺得樂視學的挺像。這從很多細節都可以看出來。在樂視危機爆發前夜,我還和前同事陽淼與人力資源高級副總裁蔣曉琳,一起交流了樂視的團隊管理方法論,我們都覺得曉琳總闡述的方法論是很透徹的。蔣曉琳總也是我個人比較欣賞的一位職場女性高管。

  然而,HRBP的本質還是HR,HRBP的設置本意是實現“政委”功能,對業務線的領導與團隊進行監督與鞭策。但是,因為老賈對權力的這種分配不當所導致的樂視在管理上的盲區,HRBP顯然是無能為力的,曉琳總也無能為力。一個很淺顯的道理是:一個HRBP如何監督管理一名由老賈直接指揮的“老臣”?

  于是,樂視大廈17層會議室里,就會頻繁上演高官們的撕逼大戰,相互攻訐,這種文化一直持續到劉淑青主持總裁會議時期。

  對于一家重公司來說,管理瓶頸總是比市場瓶頸先到來一步。顯然,由于老賈的視野局限與性格缺陷,使得他在面對公司擴張之后所產生的系統性問題,表現的束手無策,最后只能是系統崩潰。

  貳·老孫與老賈

  在去年11月6日危機爆發之時,甚至在今年1月份FF91 發布之后直至春節,沒有人會想到,春天里的樂視會崩潰的如此之快。

  有人說,樂視是被媒體寫死的,我覺得這種說法有道理,雖然這里面有因果邏輯不簡單。實際上,犯下嚴重公關策略失誤的趣店和羅敏,如果不及時調整策略,也會被媒體寫死,這是由當下的媒體環境決定的。但關于樂視的公關,那是另一個話題了,需要另外辟文闡述。

  從2013年開始做互聯網電視引起媒體關注,到2015年疾速擴張,再到2017年樂視生態崩盤,樂視從崛起到崩潰的4年時間在中國商業史上不過是一瞬。

  而以白衣騎士形象馳援樂視的孫宏斌總,則給樂視的故事抹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  

11b58b3ce08e41f81ed6bc9b2abc47a7_1509584626.jpeg

 

  2016年12月10日,來到樂視大廈的孫宏斌一定沒有想到,自己會在2017年的香港為樂視和老賈落淚;

  錯過整個互聯網時代而50歲回來補課的吳曉波老師,也一定沒想到,和他同時代比他年紀還大的老孫則逆襲,以54歲高齡摽上了老賈這個超級網紅,用半年不到的時間把自己變成了商界的No.1網紅。

  高處不勝寒。

  顯然,老孫沒有料到,自己會陷的如此之深。當然,老賈也沒有料到,局面會完全失控。

  據我了解,從1月16日到7月末老賈徹底出局,中間共經歷了三輪老孫與老賈的博弈。

  三輪博弈的兩個階段性分界線,也是階段博弈的結果,分別是:5月21日樂視大廈媒體溝通會,老賈宣布辭去樂視網總經理職務,由梁軍接替;7月6日,樂視網晚間突然發出公告,公布老賈辭去董事長,并且不繼續在上市公司擔任任何職務;

  關于兩者的博弈細節,我聽說過很多,但不便于把這些道聽途說都寫出來。我僅描述一些我所確切知道的,并且已經是無關大局而成為舊事云煙的事情。

  電商造節已經不是新鮮事,而在造節影響力上僅次于阿里與京東的,其實是樂視的“414免費硬件日”與“919黑色電商節”。也正是因為919這個彩頭日子被樂視搶占了,阿里后來才退而求其次地把洋酒節放在了9月9日,引起了很多人的吐槽。

  據說老孫和老賈有對賭,我并不知曉,但作為大股東,老孫肯定對樂視特別是樂視致新的業績是有期待的。但414的銷售業績慘淡,讓孫宏斌大失所望,也讓老賈大為光火并在與老孫的博弈中愈發勢弱。

  據說,老孫在總裁會議上說:“我投給致新20個億,最后就換回來一堆庫存!”

  樂視超級電視的口碑是很好的,據說,414之所以慘淡,除了鋪天蓋地的有關樂視負面輿論影響外,是張志偉銷售策略失誤。

  最后是張志偉背了鍋,在總裁會議上痛哭承擔責任。

  當然,現在梁軍總出局,張志偉總似乎又回到了管理崗位上,相信他能帶領樂視致新走的更遠。

  414的失利,導致的結果就是老賈辭去樂視網總經理職務,并由梁軍接任,老賈與老孫的博弈進入了第二回合。

  7月6日是我作為樂視PR最狼狽的一天。

  這一天早上,我們發出了提前準備好的老賈的一封信,他在信中再次以坦誠的語氣講述了自己救樂視的行動與決心,并再次確認了自己會履行還債的承諾。

  我和幾個小伙伴在媒體群里還發紅包轉發,這封信也得到了很多媒體人的同情與理解。但這封信發出不久,突然從上海的一個養生號上放出了軟銀200億投資樂視的“大新聞”。

  圈子里的專業人士顯然不會相信這樣的新聞,危機公關組在剛開始并沒有在意。但外圍輿論影響核心人群,此篇公號文章迅速10W+并被其他媒體轉載,新聞裂變的影響力立刻覆蓋了老賈的這封公開信。我們立刻進行了干預,通過各種形式進行了辟謠。

  此篇文章是一個迷,一些人懷疑是樂視內部的“豬隊友”操作的,我不知內情,不做評論。這篇無厘頭“攪屎棍”文字雖然轉移了焦點,但畢竟還是對樂視持支持的態度。

  但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,當天傍晚,樂視網突然發出公告,老賈辭去董事長職務,不再繼續擔任上市公司任何職務。

  至此,我們早晨幫老賈發出公開信欲挽回信譽的努力,徹底泡湯,新一輪鋪天蓋地的負面迎面而來。

  按常理判斷,老賈突然辭去董事長,應該是老孫的要求。而老孫為何如此急迫要求?我推斷可能與7月3日傳出以招商銀行為首的金融機構查封老賈資產有關。

  至此,老賈徹底出局。

  不管老孫與老賈的關系會變成什么樣,我覺得,老賈能遇到老孫這樣的商業伙伴,能遇到一位在明知道入坑,卻還在自己公司的業績說明會上怒懟自己投資人,為老賈洗刷名譽的哥們兒,實在是人生幸運。

  

1b2a08ffdde5d8c54995819f9dbcc040_1509584626.jpeg

 

  老孫給老賈的最后一份大禮,是以30億元收購樂視金融。老賈成立樂視金融時期的資本金10億,在兩年間增值三倍,成為了危機爆發后整個樂視生態最能慰借老賈的一塊業務,可以解老賈燃眉之急。

  可能是因為與樂視金融前CEO王永利先生有關,與其他生態不同,樂視金融是原樂視7大生態中最穩健的一塊業務。在樂視危機中,這個團隊充分展現了精英團隊的素質,挽微瀾于既倒,即使在危機的時刻也沒有發生理財產品剛兌危機,甚至沒發生任何一起違約。

  在樂視工作的后期,其實我是在樂視金融部門工作,而危機攻關組其實也是由樂視金融部門人員構成。

  相信可彌補融創版圖中金融板塊缺失的樂視金融,可以走的更遠。

  叁·樂視的價值

  就在我于樓下咖啡館寫作本文的時候,旁邊桌的一個女孩還在和編輯大聲溝通,關于樂視網的機構投資者到底虧了多少錢的問題??磥碓谝欢螘r間內,還會有一些負面聲音。而樂視網現在也會發出督促老賈履行當初借款承諾的公告。

  至于老賈現在還會不會為已經不姓賈的樂視網籌錢,沒有人知道。我們能看到的,就是老賈仍然在通過自己的“雙微”,持續發出關于FF 的各種信息,最近一條是昨晚祝大家萬圣節快樂。

  老賈創辦的樂視,生產的既不是保健品,也不是高利貸,更不是龐氏騙局。樂視是一家生產既不假冒也不偽劣產品的實業公司。

  正因為如此,樂視從東風無限到今天分崩離析艱難自救,讓人唏噓。曾經為其負責公關的我更是五味雜陳。

  一位在老賈身邊工作的管理人員曾經跟我說,老賈是一個勤勉而自卑的人。后來經歷過樂視的大起大落,我發現事實應該是這樣。作為企業家,老賈的閃光點與缺陷都同樣明顯,老賈的短板注定了他不可能打造出他想要的那個樂視生態。

  7月末,已經是樂視網總經理的梁軍接受媒體采訪時說:“從戰略角度看,我認為不是樂視生態本身的架構出了問題,到現在為止,我還是認為老賈(賈躍亭)這套東西本身是對的,但是我們的節奏感跟宏觀經濟沒有對上。”。

  老賈不是騙子。老賈失敗了,但老賈的精神很可貴。

  王興曾經在2014中國企業領袖峰會上說:“企業家精神,就是不顧現有資源而不懈追求機會的精神。”

  以這個標準看,老賈是最有企業家精神的,只不過如何管理一個萬人規模以上的公司以及豪華團隊,恐怕老賈還要向王興請教。

  我相信,時過境遷之后,總會有人想念那個不抱任何大腿,不找任何干爹,想自力更生打造出互聯網另一極的老賈。在互聯網圈的中年男人里面,老賈更像是一個不油膩而少做戲的少年,就像他在“野子”里唱的那樣。

  人民為什么想念周鴻祎?因為互聯網行業,已經進入到了寡頭統治的計劃經濟時代,沒有人折騰了,創業者從一開始就盤算著該怎么被BAT收了。

  人心思變。

  這篇稿子寫到最后,耳邊回蕩著老賈在那場戰略回顧會議上的結束語:“錢的問題不是你們考慮的,是我考慮的,我來解決——應該不會是問題,如果我解決不了,那再……當然,這種情況應該不會發生。”

  高潮時隨緣加盟,風雨中協力同舟。樂視的工作經歷將是我人生的一筆財富。

  作為曾經為老賈和老孫都服務過的公關負責人,衷心祝愿老賈,賭上全部身價、個人信譽的All in夢想可早日得籌;衷心祝愿老孫,灑淚明志、縱橫捭闔的雄圖宏愿能百煉成真。

  紀念樂視危機一周年的下一篇,我講講樂視的公關。

查看更多:

為您推薦

新疆25选7开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