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
首頁 > 網貸 > 正文

現金貸大廈將傾!上海率先“一刀切”年息上限

[2017-10-29 17:38:03] 來源: 編輯: 點擊量:6351
評論 點擊收藏
導讀: 據財新10月28日報道,近日,上海黃浦區金融辦召集轄內現金貸平臺開會,傳遞了規范現金貸業務活動的信息,包括嚴禁暴力催收,并要求所有手續費、利息等綜合借貸成本不得超

現金貸大廈將傾!上海率先“一刀切”年息上限1

 

據財新10月28日報道,近日,上海黃浦區金融辦召集轄內現金貸平臺開會,傳遞了規范現金貸業務活動的信息,包括嚴禁暴力催收,并要求所有手續費、利息等綜合借貸成本不得超過年息36%。

 

同時,財新記者了解到,銀監會2017年立法工作范圍內的《網絡小額貸款管理指導意見(暫定名)》已經在內部征求意見,但發文時間不詳。該文件由銀監會普惠金融部、法規部負責擬定。

 

銀監會網絡小貸管理辦法主要內容有:不得暴力催收、包括手續費在內的總年化利率不得超過36%、不得以任何名義變相收費、非持牌機構嚴禁從事現金貸業務、銀行業監管機構不得與非持牌現金貸公司合作放貸等,而對于利滾利的模式是否要設置監管紅線,則看具體模式。

 

從報道來看,現金貸的監管涉及到以下幾個核心點:

 

1、從事現金貸業務的機構是否持有銀監會頒發的放貸牌照,其中涉及到銀監會層面如何看到地方辦法的類金融牌照——網絡小貸牌照;

 

2、現金貸所有費用加起來折算稱年化利率是否超過36%;

 

3、是否暴力催收;

 

4、是否變相收費,此舉或劍指保險機構,即針對通過借款時售賣保險給借款人以變相提高借款利息;

 

5、銀行業金融機構是否與非持有銀監會頒發的放貸牌照合作放貸。

 

第一消費金融認為,如果銀監會層面出臺政策,嚴格按照上述5條來對現金貸業務進行監管,那絕大部分現金貸機構將面臨滅頂之災。

 

在銀監會的牌照體系中,可以放貸的公司嚴格來說僅有銀行、信托和消費金融公司。對于眾安保險的這種以售賣保險的模式參與現金貸業務的情況,銀監會或許需要會同保監會才能進行監管。

 

截至2017年6月30日,銀行業金融機構4475家,但實際上開展現金貸業務的并不多,包括22家已經開業的消費金融公司、5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、6家信托(68家信托中主要是渤海信托、外經貿信托、中航信托、廈門信托、陜國投、云南信托對消費金融比較熱情)、12家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、部分民營銀行(如天津金城銀行,民營銀行2017年上半年共計15家)、部分城商行(截至2017年6月末,城商行共計134家)、少數農商行(截至2017年6月末,城商行共計1172家)、極少數村鎮銀行(截至2017年6月末,村鎮銀行共計1502家)和極少數農信社(截至2017年6月末,農信社1054家)。以上銀行業金融機構具有放貸資質,且參與到現金貸的公司,估計不會超過100家。

 

目前來看,現金貸平臺自恃合規的牌照是類金融牌照網絡小貸牌照。網絡小貸牌照由地方頒發,在銀監會層面尚無政策出臺的情況下,已經頒發的牌照是否被認可,尚存疑問。

 

據第一消費金融不完全統計,截至2017年10月28日,市場上有網絡小貸牌照242張,其中完成工商注冊的有213張。另外,保守估計,至少有50張牌照正在申請過程中。

 

10月28日,央行金融市場司司長紀志宏在“2017中國互聯網金融論壇”上表示,為防范化解現金貸相關風險,央行會同相關部門組織開展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,目前整治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效。下一步,專項整治工作將以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為底線,按照實質重于形式的原則,實施傳統式監管,貫徹落實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的基本要求。

 

在紀志宏的表述中,只是提到所有金融業務都需要納入監管,但沒有提到具體如何監管。按照監管層一向的監管思路,監管辦法應該是所有金融業務都應該實施牌照監管。

 

如此看來,除了不到100家銀行業金融機構外,市場上的其余上千家從事現金貸業務的機構均為非法。如果將類金融牌照網絡小貸牌照算進來,則合法的機構僅有313家左右,仍然是絕大多數現金貸機構屬于非法經營,或面臨被取締的風險。

 

以上還只是銀監會立法中的五點關鍵之一,即無放貸資質不得從事現金貸業務。

 

年化利率問題、暴力催收問題、變相收費問題和聯合放貸問題,同樣將使市場上絕大多數現金貸機構面臨致命打擊,比如點融郭宇航運作的平臺利率高達150%。

 

網上流傳一張朋友圈截圖,文字內容是“現金貸和我們高利貸有啥關系?請別抹黑我們高利貸,我們高利貸一般都是去支持實體經濟的!啥時候去放款支持吃喝玩樂了!”當下甚囂塵上的現金貸已經到了連傳統高利貸都不愿意背鍋的地步。唯有期待銀監會有所作為,給那些因為現金貸而付出生命、家庭分裂、隱忍而活的大國子民一個交代!

 

為您推薦

新疆25选7开奖规则